10.0

2022-09-01发布:

国产精品熟女Av少年轻狂时--母爱

精彩内容:

(一)      

  在我讀初中的時候家裏由于曆史原因,一家四口只能一起擠在一所不到40平方米的小房子裏,父親自己睡一張小床,母親和哥哥跟我睡一張大床,伯父剛退伍轉業回來不久,在市裏檢查院當小幹部。      

  我小學的成績本來並不錯,但由于因病靠不好初中,只能在一所叁流的學校讀書,剛開始上初一時受學校環境的影響,根本就是整天玩,上課只看武俠小說。      

  第一年過去了,學習成績跟本跟不上,被迫留級,到了第二年,我雖然有時候還看武俠小說,但上課卻認真多了,武俠小說只是在學習之余才看上一兩本,學習成績跟上一年相比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父親是個貨車司機,一個月最多只有一個星期在家,家裏的事全靠母親一個人管,但她本身在縣裏的一間集體飯店做服務員,每天工作回來還要打理家務,根本就每什幺空閑的時間,一上床就睡的跟什幺似的。      

  但他們忙歸忙,對我的轉變都感到萬分的高興,那一年上學期剛結束,我就入了團,還當上了化學和物理兩科的科代表,只有學習好的學生才能當的,我讀的那間中學就是這樣,其它的學校我就不知道怎幺樣了。      

 母親高興的整天都笑個不停,我要什幺就有什幺,雖然家裏的經濟不怎幺富裕,但也盡量滿足我。      

  在一個星期天,我像往常一樣去租書店那裏去看看有什幺新的武俠小說店看看有什幺新的武俠小說,打算借一兩本就打發這個無聊的星期天。      

  但那時候並不像現在那幺多人利用網絡來寫小說,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作家,想找一本新書就難了,聽老闆說沒有,就打算找一兩本好看一點的舊書回去「複習」,但挑來挑去都沒找到合心意的,最後只有找那些以前自己歸類爲「垃圾」、「不好看」的那一類書。      

  翻著翻著,突然,一段情節的描寫吸引了我,就是現在的色情武俠小說了,但那時候描寫的沒那幺詳細,但也夠吸引我了,誰叫我以前從沒看過呢。      

  我面紅耳赤的看了一段,決定把它借回去。      

  那天,我把那本書翻了好幾次,就看那些做愛描寫的,看完了還手淫了。晚上,關燈睡覺後,我看著躺在我旁邊深深睡著了的母親的胸脯,白天書上描寫的情節不段的在我腦海裏出現,第一次覺得女性是那幺吸引人。      

  第二天上學去了,我的眼睛老是在女同學的身上晃來晃去,根本聽不下課。      

  從那以後,我就經常去租書店找這一類的小說看,還經常手淫,過不了多久,學習成績象下落的電梯一樣,不停的下降,老師找我幾次談心都沒效果,最後家訪了,母親非常生氣,問我爲什幺,但我能說嗎?      

  一個夏天的晚上,我等母親和哥哥睡著了,幻想著書中的情節又開始手淫了,但大概幻想太多次了,刺激不夠,半個小時過去了,怎幺都不出來,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急得翻來覆去。      

  在這裏我再說一下,我就裏40平方米,父親母親我和哥哥都是共享一個臥室,有兩張床,一大一小,父親自己一個人睡小的,母親和我及哥哥睡一張大的,哥哥睡在床一頭……我和母親睡在床另一頭。      

  我聽到母親熟睡時發出的深沈的呼吸,跟她在這頭睡了這幺多年,我知道母親一睡著了就很難弄醒她的,因爲她太累了,又要工作又要打理家務。      

  我決定象小時候一樣,把腳壓在母親身上,不同的是,小時候是爲了睡的舒服,現在也是爲了舒服,但是這是爲了小弟弟舒服,我輕輕的搖了母親兩下,母親動也不動,只是發出深深的呼吸聲。      

  我把左腳壓在了母親的右腳上,小弟弟貼在母親的左腿上,只覺得好舒服啊,我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晃動了起來,輕輕的摩擦著,覺得不自己用手舒服多了,不到十分锺,我瀉了,只覺得好爽好爽,我就這樣壓著母親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我有點心虛的看著短褲,怕母親知道,但沒什幺異樣,天熱加上風扇吹,早就幹了。      

  從那以後,我就不再手淫了,都是晚上趁母親睡著了壓在她身上來發洩,母親也不知道,由于自己不再手淫,每天晚上在母親腿上發洩後睡的特別香,上課也集中精神了,學習就又趕上去了。      

  哥在學校的籃球隊裏訓練,天天都累的跟母親差不多,一上床就倒頭大睡,便宜我了,哈哈,只是母親對每天早上醒來都壓在她身上有點意見,但誰叫我是家裏最小的孩子呢?學習又好,撒一下嬌她就不管我了。      

  這天晚上,我又壓在母親的身上,小弟弟在她的大腿上磨來磨去的,手握著母親的乳房,輕輕的撫摩著。      

  母親的乳房慢慢變硬了,嘴裏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但她還是沒有醒。良久良久,我覺得後脊一酸,小弟弟一陣急抖,射精了。      

  但我還是覺得意尤未盡,我再壓在母親的身上,但褲裆濕漉漉的,難受死了,我爬了起來,把短褲脫下,往床頭一扔,光著屁股就想壓在母親的身上在來一次。      

  但母親突然把左腿屈了起來,我嚇了一跳,以爲母親醒了,但母親照樣發出熟睡的呼吸聲。我仔細一看,原來我的短褲扔到了母親的腳邊,濕漉漉的褲裆正好貼著母親的腳,她覺得不舒服就把腳屈了起來了。      

  但這樣我想繼續壓在母親身上就不可能了,我想把母親的腳放下來,但又不敢大力,怕弄醒母親,結果放不下來,急的我滿頭大汗,望著母親的膝蓋,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我看著母親的膝蓋彎這裏,有了個主意,我把小弟弟伸到了母親的膝關節這裏,捅了進去,左手扶著母親的小腿,右手扶著大腿,輕輕的把母親的腿了起來,再稍微用裏往裏壓,這樣夾著我的小弟弟,我再輕輕的抽插了起來。      

  緊緊的夾著我的小弟弟美腿好舒服啊!我當時想真的做愛也不過如此吧,比壓在母親的大腿上發洩舒服多了,看著母親的美腿的肉由于我的進出而翻出推入,覺得好刺激啊!      

  抽插了大概百來下,我有忍不住射了,一陣急促的乳白色精液噴了出去,一大部分噴在了蚊帳上,一小部分噴在了母親的另一條雪白的腿上。      

  我只覺得一陣困意沖上了腦袋,輕輕的放開了母親的大腿,或許由于我把母親的腿屈的太久了,一放開母親就自己把腳放平了,連短褲都沒穿就趴在母親身上,像往常一樣睡了。      

  第二天起來,我發現短褲穿在我身上,還不是昨晚的那條,蚊帳給拆下來了,母親用有點怪怪的眼神看著我。母親是每天我家第一個早起的,她做完早餐才叫醒我們。      

  我一下子呆了,「肯定給母親發覺了!」      

  不發覺才怪,早上起來腿上有一大堵黃黃的東西在蚊帳上,腿上也有,我有光著屁股壓在她身上。      

  吃完早餐,哥哥比我要早一個小時去學校訓練籃球。      

  母親歎了一口氣,對我說:「你哥哥不是學習的料,所以爸爸媽媽才讓他去訓練籃球的,讓他將來考體校,你的身體比不上你哥,所以你要安心讀書,不要東想西想,現在你的任務是要好好學習呀。」      

  我低著頭應了一聲,母親還想說什幺,但沒有說出來,我飛快的吃完早餐就逃也似的去上學了。今天什幺都不敢想了……      

  連過好幾天都不敢壓著母親睡,更不敢打母親的腿的主意。但一個星期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憋了一個星期實在是難受。      

  這天晚上,我估計母親是睡著了,哥哥更不用說了,睡的跟死豬似的。我輕輕的碰了碰母親,沒反應,我急不可待的壓在了母親身上,用小弟弟在她身上磨呀磨呀。      

  現在我可不敢象上次那樣拿母親的腳屈起來做陰道插,等我連射了叁次,整個褲裆都濕透了。我發洩完後倒頭就睡,現在我可不敢再壓著媽媽睡了。      

  剛睡了不久,突然覺得有人脫我的褲子,我迷迷糊糊的睜看眼睛一看,原來是媽媽,我頓時給嚇醒,現在我的褲子滿是精液啊!      

  我吶吶的說道:「媽……」      

  媽媽哼了一聲,把一件幹淨的內褲往我光著的小弟弟上一扔,低聲說道:「自己穿起來,也不怕著涼。」      

  說完就拿了把我那件濕漉漉的沾滿精液的內褲拿去衛生間了。原來媽媽沒睡啊……

  (二)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偷偷看了下母親,母親跟平時沒什幺兩樣,看來母親並沒有怪我,那就是說,今晚我還可以……      

  好不容易等到哥哥睡著了,我迫不及待的又壓在了母親身上,這次我連試探母親是否睡著都免了。因爲白天我想過了,我是家裏最痛愛的兒子,學習又令母親高興,在學校的表現令母親在親戚朋友面前大感臉上有光,母親就算不願意,也不會太怪我的。      

  如果怪我,上次噴在母親美腿上的就給她大罵特罵了。果然,我壓上母親的腿上時母親稍微動了一下,但又隨我了。      

  我把小弟弟緊緊的貼在母親的大腿上,頭靠在母親的耳邊,聞著母親的氣息,左手摟著母親的腰,(我睡在母親的左手邊)有節奏的動了起來。      

  慢慢的,我的手順著母親的腰往上摸,慢慢的摸到了母親的乳房上,母親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手一動「啪」的把我的手打下了。      

  我再摸,再給打下,我只好老老實實抱著母親的腰,在母親的豐滿大腿上做來回運動。母親也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的任我所爲。      

  就這樣,每天晚上母親都任我抱著她,用她的美腿來發洩。      

  (由于第一次寫這幺長的東西,開始忘記介紹我母親的樣子了,那年我14歲,母親也就34歲,母親的臉不是很漂亮,只是一般,但身材由于經常勞動的緣故,很是標準,該大的大,該小的小,生了我們兩個也沒影響到她的身材)      

  完了再由母親下床拿一條幹淨的內褲給我換,髒的拿去泡掉第二天洗,每天我都要用兩條內褲,實在是很煩。      

  那時候家裏不是很富裕,我和哥哥都只有叁條內褲洗換,而且,我還是喜歡上次用母親的腿來插的感覺,但不敢向母親開口,畢竟,我知道,這樣已經是很過分了,再提出那樣的要求,母親肯定翻臉。      

  終于,機會來了,那一天早上母親早早接到單位的通知要提前去上班,煮完早餐就走了,連我先一晚換下的內褲都沒洗就去上班了。中午時分下起了雨,先一天洗的衣服都給淋濕了,晚上我和哥哥洗澡都是沒內褲換。      

  哥哥睡著後我又抱著母親想來,母親不給,她低聲說:「今晚不要了,弄濕了沒褲子換了。」      

  我急了,抱著母親低聲說道:「媽媽,可是我難受啊,讓我來吧。」      

  母親堅決不給我,還把我推開了,沒辦法,我只好睡了,但我習慣了每晚先發洩完了再睡,現在這個樣子怎幺睡的著呢,翻來覆去的,小弟弟都把褲子快給漲破了。      

  母親看著我這樣子,以爲我不壓著他睡不著,就讓我像平時一樣壓著他睡,但我一壓上去她就知道不是那幺回事了。最後,母親沒辦法,只好讓我發洩,但要脫了褲子再來,免的弄濕了。      

  我正求之不得呢,我飛快的脫光褲子就赤條條的壓在母親的身上,但母親不讓我在她的大腿上來,理由是怕弄濕衣服,只能在小腿上做,母親還作了起來,把小腿調整到合適我的位置。      

  我低聲的說:「媽,讓我自己來吧,保證不會弄濕衣服的。」      

  母親想了一下,答應了。我興奮的坐了起來,坐在母親的傍邊,抱著母親,「媽媽,你真好。」      

  母親低聲笑罵道:「真是人小鬼大,還不快點,明天還要上學呢。」      

  我跪在母親伸直了的腳旁邊,用手輕輕的撫摩著那光滑的大腿,小弟弟早就翹起半天高,母親看著不好意思的閉上了眼睛,低聲罵道:「小鬼頭你還不快點解決,摸什幺摸呀,我要睡了。」      

  母親就想躺下來,像以前那樣讓我自己玩,但我阻止了她,母親不解的看著我,我讓她把腳收起來,雙手抱膝,母親照做了,我就跪在她的腿彎處,把小弟弟由側面抵在腿關節這裏。      

  由于母親抱的很緊,大腿與小腿幾乎成了一體,我抵著肉縫,插了第一次沒插進去,母親也覺察到我的意思了,把手松開了一些,好讓我方便進去。但我阻止了她,我想用力自己插進去,但連試幾次都沒成功。最後還是母親松開了,讓我進去再夾緊。      

  我雙手牢牢抱著母親的腿,腰部不停的用力挺動,那感覺,好舒服啊,有緊有滑,母親的腿,實在是太棒了……      

  用力挺了幾百下,母親也覺得腿有點麻木了,我終于射了,一陣急流射在了母親的大腿內側。我低聲呻吟了起來,太舒服了,精液順著母親的大腿流到了母親的內褲裏,母親低呼了一聲,趕緊下床去清理她的兒子第一次留在她內褲上的禮物。      

  自從這次後,我不用再壓著母親的大腿來發洩了,每次都是用這種方式,用力抱著母親的大腿,小弟弟在母親的腿關節這裏挺動的感覺實在不錯。

(叁)      

  這一天,我的一個小弟拿了本書來孝敬我,不用懷疑,我在班上是老大,那些能打能殺的看到我也恭恭敬敬的,對我不客氣除非他考試不想及格了,誰說分高沒用的?      

  我翻了翻,腦海裏只有兩個字,「極品!」從那本書裏我第一次知道了肛交,在上課時我久違了的偷偷摸摸看小說的緊張感又回來了,但那本書給我一個感覺:「太爽了。」      

  我看完了認真思考一個問題,母親原不願意也讓我來一次呢?說實在的,母親的臀部實在很美,插起來一定很爽,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以前從來就沒仔細看過母親,要不怎幺現在回憶起來才覺得母親的臀部是這幺性感呢?      

  經過這幺一段時間後,我知道,只要我的學業好,母親一般都會答應我的要求的,只要不大過分。      

  下課後,我跟我的小弟說,這本書我拿回去慢慢看,問他還有什幺書,再拿一兩本給我這個學期我保證他考試科科80分,小弟滿口答應了,本來他拿這本書就是爲了1個月後的考試的。      

  第二天早上,他又拿了兩本書來,偷偷的塞到了我的手裏,爲了昨天他借我的那本書,我昨晚都不大有興趣插母親的腿關節了,草草射了。      

  等母親睡著後我偷偷把手伸到她身下摸她的屁股,那緊緊的菊花眼讓我好想立刻就翻轉她壓上去就操爆她的小菊花。      

  這次小弟拿來的這兩本是關于肛交和亂倫的,我看了大感興奮,原來不是我一個人如此啊。      

  我知道,如果一個月後我的期末考試能拿到好成績的話,也許母親會同意讓我放肆一些,說不定會有機會……,嘿嘿……但在那之前我得努力複習功課。      

  說到做到,在那之後我放下一卻玩的機會,專心學習。母親欣慰之于還怕我累壞了,不停的勸我出去玩一陣子,我回答她想把功課學的好一些,爭取期末拿個好成績。      

  母親以爲我是想爲以後考上重點高中而努力,也不再說什幺。但她沒想到,現在我才初二上學期,年紀輕輕的誰會想那一年半後的事情。我是努力沒錯,但也是爲了開她的後庭花的處女地而努力,我從我偷偷用手指接觸母親的屁眼的壯況猜她的小菊花肯定沒給老爸用過,好期待開她的屁眼的苞啊。      

  轉眼就到了期末考試,這次考試由于之前的努力複習,成績很理想,有2科全級第一,剩下的也是前20名之內,母親高興級了。拿成績單回去給她簽字的時候一把抱著我,笑咪咪的問我想要些什幺獎品。      

  我想要的你能給嗎,說想開你屁眼的苞肯定給你飽打一頓,我只是順著母親平時的口風說想以後爲了考上重點高中才努力學習的,不是爲了獎品才讀書的。      

  母親還誇我長大了,懂事了。高興的直流淚,一定要獎勵我,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要點吧,我反抱著母親,在她的耳邊說:「媽,我現在想要很你做,好不好?」      

  母親楞了一下,看了看周圍,哥哥還沒回來,父親在外面走長途車,家裏當然沒人了,她想了半響,點了點頭,答應了。      

  母親把門檢查了一下,確定是關上了,就轉過身去先把外衣脫了,再脫褲子。      

  我看著母親因爲彎腰脫褲子而翹起來的臀部,小弟弟漲的老高,給小小的內褲包起來的美妙臀部,中間那凹進去的肉縫,那就是我一個月來奮力複習的目標。      

  好想現在就撲上去拉下母親的內褲把雞巴狠狠的插進去啊!      

  我突然有個主意,雖然不能真的開母親的後庭花,但也一樣能嘗一下母親美妙肉臀的滋味。我拉開拉練,掏出小弟弟就這樣沖了過去,一把由背後抱著母親。      

  母親和我都慘叫一聲,母親慘叫是因爲屁眼受襲,雖然有內褲保護,但也夠她受的了,我卻是爲了小弟弟差點骨折,太用力了。      

  母親連忙挺直了腰,用手捂著屁眼,有點生氣的問我,「幹什幺,那幺用力,再等一下子也不行啊。」      

  我知道母親是真的有點生氣了,連忙裝出一臉委屈像:「人家是這段時間爲了複習太緊張了嘛,想考完試後好好輕松一下的,剛剛看到你這樣我忍不了才這樣子的。」      

  母親看到了這段時間爲了複習的辛苦樣,加上考試這幾天我爲了保留精力都沒發洩過,也就原諒我了。其實是我爲了能考完試能多在她身上玩才故意忍住的。      

  母親歎了口氣,手摸了摸還有點隱隱發痛的屁眼,說:「算了,現在上床、去吧,媽媽讓你來就是了。」轉身就往床走去。      

  「耶!」我心裏做了個勝利的姿勢,但表面上當然不能有任何表情了。      

  我一把拉著母親,「媽媽,能不能像剛剛那樣彎著腰,那樣好好看哦。」

  那時候我的字典裏還沒有性感這兩個字。      

  母親愣了一下,「小鬼頭,盡想些鬼主意,算了,今天就當是獎勵你的,隨你怎幺做吧。」      

  母親愛憐的罵了我一句,接著就彎下了腰,屁股翹的老高,內褲梆的緊緊的,清楚的看到中間的肉縫,我的老二翹的都半天高了,抗議我怎幺還不動手。      

  母親回過頭叫我:「還不快點,這樣好累的。」      

  我趕緊貼上去,肉棒緊緊的貼在母親的美臀上,和她的小菊花僅隔一層布,要是沒這層布就爽了。我雙手扶著母親的細腰,肉棒在母親的股溝裏滑動,好想插進去哦,小弟弟,先委屈你了,過兩天一定如你所願。      

  我用力的在母親的屁股溝裏滑動著,手在母親的腰間摸著,過了一陣子,母親受不了腦沖血的痛苦,要伸直腰了,我的肉棒還是貼著母親的臀溝,伸直腰讓我更能完全接觸母親的美臀,肉棒爽了。手也不能虧待,我的雙手握上了母親的乳房,母親想拿開我的手。      

  我在母親的耳邊輕輕的說:「媽媽,讓我摸摸嘛,你答應今天讓我高興的,就當是我的獎品吧。」      

  母親手緊緊的握著我,考慮了好久,慢慢的松開了,這期間我的肉棒當然沒停過,在母親的臀溝裏不停的摩擦著。      

  我用力的握著母親的乳房,心裏一激動,肉棒用力的加快速度,快速摩擦了幾下,緊緊的由背後抱著母親,激動的喊了聲:「媽媽!」就射了。      

  由于肉棒緊夾在母親臀部和我中間,這次急射噴了母親背後和我的胸膛一身的精液,我趕緊拿了些紙替母親和我清潔幹淨。      

  母親以爲我夠了,拿起衣服想穿上,我阻止了她,再次由背後緊緊的抱著母親,並把胸罩解開,露出那美妙的玉乳。母親手動了一下,但最後沒阻止我,我輕輕的揉著母親的乳房。      

  過了一下,肉棒又有了反應了,母親當然也感覺到了,這次由于先是軟的,硬起來是正好卡在母親的兩腿中間,和我生我出來的聖地還是相隔一層布,母親本能的把雙腿夾緊。      

  以前母親不許我摸她的陰部,現在用肉棒摸也一樣,我抱緊母親,在她做出反應之前趕緊前後動了起來,但母親出呼意料的沒反對。      

  我膽子大了起來,手往下移,但母親阻止了我,說:「不能用手摸那裏。」      

  我知道,這裏母親絕對是不給的了,于是我抓著母親的手,讓他我著我的龜頭,要不前面沒東西擋著,始終有點不舒服。      

  母親碰了一下,觸電般的縮了回來,我把頭靠在母親的肩膀上,用嘴輕輕的咬著母親的耳朵:「媽媽,幫我握著嘛,這樣出來的快點。」      

  母親沒辦法,只好用手握著,並用手指頭輕輕輕的摸著我的馬眼,嗚……,母親常年工作而有點粗糙的手摸的我好舒服啊!      

  我在母親的兩腿間快速的抽動著,享受著龜頭與母親的手的親密接觸,很快我又第二次噴發了。怕什幺,今天時間多的是,再來第叁次,母親這次沒有馬上就要穿衣服,等著看我還是不是繼續要,反正哥哥還沒回來,等他到門口再穿衣服也不遲,再上!      

  這一天真是爽啊,不過我還是希望開苞的日子快點到來,時間是父親回來的那幾天。      

  母親是個保守傳統的女性,她不知道世上還有後庭花這一招,而她的兒子正在打她的屁眼的第一次的主意。母親的爲人有點沒主見,對我更是近乎寵的過分,只要我學習好,要什幺都無所謂,所以我才能在母親身上近乎亂倫的淫戲。


(四)

  父親休息的日子到了,母親早早就買了菜,煮好飯就和我們一起等父親回來。      

  傍晚6點多,父親終于到家了。吃完飯,洗完澡,父親每人發給我和哥5塊錢,讓我們出去玩,晚一點再回來。      

  我知道是爲什幺,只要正常的男人,憋了一個月,如果在外面不解決,回家肯定象父親這樣。像剛剛,父親一邊吃飯一邊瞄著母親的胸脯,菜都沒夾過,就光吃飯。      

  父親有潔僻,在外面開車找妓女是肯定不可能的了,所以母親的屁眼當然沒開發過了。呵呵,便宜我,父親憋的越久對我的計劃越有利。那時候不知道安眠藥這類東西,除非強奸,要不母親是不可能把屁股給我用的了。要知道母親始終保持一條界線,在體外亂來沒問題,但要到體內就絕對不行了。      

  我和哥在街上的彈子房一直玩到11點,我挂著夜間的節目,沒心情玩,把錢都給哥換幣去玩了。哥哥眼睛一直盯著遊戲機的屏幕,看了幾個小時,回來時候老是打哈欠,巴不得馬上就睡覺。      

  這樣也好,有解決了一個可能的阻力。回到家母親有點憔悴的迎接我們,肯定是老爸憋的太久了,但老爸現在看上去還有點意尤未足的樣子。      

  很快就趕我們上床了,母親也和我們一起躺下,但關燈不久我就聽到老爸由隔壁床起來,把母親叫到他床上了。母親大概怕給我們聽到,加上又困又累,拒絕了。但老爸堅持,母親沒辦法,最後只好過去了。      

  我聽著母親壓抑的呻吟聲,還好父親睡的那張小床是鐵的,要不聽到搖床聲我更難受了。想著等一下就可以開苞,我的小弟弟硬的更鐵一樣。我握著它,轉過身去,不想讓父親或母親看到。      

  大概有過了1個多小時,母親回到我這邊的床上,父親沈沈的睡過去了。打了那幺多炮,當然累了,剩下的叫交給我吧。      

  母親也累的不行了,剛一躺下就想睡,但我一轉身抱著了她,母親吃了一驚,沒想到我還沒睡,臉紅紅的,大概是知道我剛剛聽到她的呻吟聲了吧。      

  我緊緊的抱著母親,低聲的說道:「媽,我也想要。」      

  母親聽到了我這個「也」字,臉更紅了,母親低聲哄我:「今晚不行,你爸回來了,再說媽媽太累了,明天有機會再給你好嗎,乖。」      

  我把肉棒緊緊的貼在母親的小腹上,「不要麻,爸已經睡著了,他不知道的,媽你就睡你的,讓我自己來好了。」      

  母親側耳聽了聽父親的呼吸聲,決定他是睡著了,無奈的說道:「好吧,但你小心點,不要弄的太大聲,給你爸知道他會打死你的,我先睡了,你自己來吧。」      

  母親說完就平躺著閉上眼睛。暈,這樣我還搞什幺啊。

  「媽媽,我要用你的屁股來。」我趕緊在母親的耳邊說。      

  母親沒說什幺,把身子轉了過去,背對著我,屁股還像我這邊突了過來,是爲了方便我的,我忍住欣喜若狂的心情,以前母親都等著我發洩完才睡的,我想很久都沒機會,除非是強奸,今晚時機終于到了。      

  我把肉棒拉出褲子,緊緊的貼在母親那美妙的屁股溝裏,輕輕的摩擦著。不能急,等母親睡熟了在動手,這樣我憋了一小時,母親終于忍不住睡意沈迷在夢鄉裏了。      

  我輕輕的起來,貪婪的看著母親那優美迷人的臀部,雙手顫抖著摸上了母親的內褲,只要除掉這個就大功告成了。我輕輕把母親擺平,左手托起母親的臀部,右手慢慢的脫掉母親身上的最後一層保護,母親的下身終于裸露了。      

  我看著那光滑的小腹,迷人的黑森林,兩腿之間的倒叁角。不可否認,這裏很迷人,但我的目標不是這裏,以後有機會再來拜訪我出生的聖地吧。      

  我在那黑森林上摸了一下,就把母親擺成剛剛側躺的樣子,我盯著那我向往已久的菊花蕾,用手指輕輕的碰觸了幾下,每碰一下小菊花都像含羞草一樣往裏收縮一下。      

  我怕碰的太多會弄醒母親,就把口水塗滿龜頭。這可是書上學的,然後側躺下先把小弟弟,對準位置,只是放在小菊花的外面,小菊花害羞的收縮一下,剛好夾住龜頭。      

  我再一手抱著母親的腰,一只手再校對一下位置,確定無誤了,拿了內褲放在母親的嘴邊,怕母親忍不住痛喊出來,到時候可以摀住嘴。      

  一卻準備就緒,可以開始了,我抱著母親的手一緊,再用另外一只手用內褲捂在母親的嘴上,小弟弟同時候用力,但處女地實在是太緊了,只能進去半個龜頭。      

  母親痛的喊了起來,但給我用內褲摀住,邊成了悶哼,母親想用手推開我,但我抱的太緊了,推不動。這時候我不在摀住母親的嘴,剛剛是怕母親剛醒來無意識的慚叫,現在她醒,她和我都明白給人知道的後果。      

  我雙手牢牢的抱著母親的腰,一只腳放在母親身前,這樣就牢牢的貼在母親的身上了,我的小弟弟再用力推進,母親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推又推不開我,只有向前翻,這樣就成了伏在床上的姿勢。      

  我牢牢的貼著母親的背,這樣我就成了趴在她的背上,這樣更容易樣我挺進去。再一用力,進去整個龜頭了,裏面的感覺真是妙,又緊又軟,還火熱的,真想一鼓作氣沖到低。      

  母親的感覺就不同了,屁股開花又不敢出聲大喊痛,又推不開我,只能用嘴咬著枕頭,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下。母親用手不停的排打我的背部,轉過頭哀求的看著我,想要我停下來。      

  我知道是時候跟母親說清楚了,現在是兵臨城下,正是說條件的好時機。我停止了進攻,但也沒撤退,保持原地不動,親了親母親的臉蛋。      

  母親吸了口氣,忍住肛裂的痛楚,低聲的求我:「你不能這樣,快放開媽媽,你想要媽媽用手幫你,你想摸那裏媽媽都給你摸,求你快起來,求求你了,乖,聽話。」      

  我把臉貼著母親的臉,說:「媽,我那裏都不要,我想這樣好久了,你想要我起來也行,除非你肯讓我插這裏。」      

  我說著,把手往下移動,摸上了媽媽的陰戶,手指頭還觸到了她的陰唇。      

  母親嚇了一跳,一手撥開了我,「不行,我是你母親,你不能這樣,你想插我我們就像以前那樣好,我用腿來幫你解決。」      

  我堅決的拒絕了,「媽媽,現在就兩個辦法,要幺就讓我這樣,要幺就讓我像爸爸那樣和你好。」母親嚇壞了,「難道沒別的辦法了嗎?」      

  我說:「有。」

  「什幺辦法?」

  「叫醒爸爸,讓他打死我。」      

  母親聽了後沒再說什幺,閉上了眼睛,我知道母親同意了,便接著行動。      

  母親皺著眉頭輕聲的說了句:「輕點,好痛的。」      

  淚水由母親的眼角不停的流了下來,我把臉貼著母親的臉,用舌頭輕輕的舔著,下身同時用力一挺。母親眉頭一皺,悶哼了一聲,轉頭用牙齒緊緊的咬著枕頭。      

  我放心了,下身加大力氣,這次母親全身都震動了一下,身子僵硬了起來。      

  但我已經全根進去了,在母親的溫暖的直腸裏,感受母親的本能的抽噎,好熱好緊。      

  我急速的抽動了起來,母親一動也不動,任我胡來,我整個身子都趴在母親的背上,狠不得和母親溶爲一體。雙手從背後伸到母親的身下摸著她的乳房,那感覺好棒啊!      

  急速抽動了百來下,實在是太刺激了,我用力一挺,深深的插進母親的體內,在她的直腸裏噴發了第一次體內射精。      

  母親在我射了的同時全身僵硬,屁股收的緊緊的,差點沒把我給夾斷。      

  替母親的菊花蕾開苞完畢後,母親想把我推下來,但我緊緊的抱著她不放,母親也不動了,因爲她知道我的能力的。      

  歇了一會,再次梅開二度,我把母親的雙手放在頭下枕高身子,這樣我更方便些,母親任我擺布,我在她的背上慢慢做活塞運動,剛剛太心急了,一陣就射了,現在要慢慢品嘗母親後庭花的味道。      

  我的手慢慢的在母親身上遊動,以前她雖然給我摸,但有些地方我還是不能去的,像現在,我的手又摸上了母親的恥丘。      

  母親身子一震,低聲喝道:「那裏不是你可以摸的地方,給我拿開。」      

  說完就要用手撥開我,但給我和她的身體擋住了,只能抓住我的手臂,當然拿不開了。我把手轉到母親的陰唇上輕輕的摸了起來。      

  母親的氣息有點急促了,「不,別、別摸那裏,快住手。」      

  這時候,我的高潮也到了,在母親屁眼內再射了一次,射完後,我老老實實的趴在母親的背上,雙手放母親的肩膀,在母親的耳邊輕聲說道,「媽媽,對不起。但我太喜歡你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才這樣的。」      

  母親聽了話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了,「都是我以前太寵你了,什幺都答應你,連不該答應你的都答應了,現在才弄成這樣,你叫我怎幺去見人啊。」      

  我知道現在母親的情緒很不穩定,而且她也不清楚後庭花這一回事。      

  我說道:「媽,我知道這樣子是不對的,弄的你很痛,但以前我插你的腿彎也是插,現在插你的屁眼也是插,有不是跟爸爸和你的那樣,有什幺關系嘛,只是痛了一點,過天把就會好的,我答應你,以後一定好好學習,以後一定考上重點高中的,你就不要再生氣了。」      

  母親雖然不知道肛交這回事,但也不蠢,哼了一聲,「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什幺鬼主意,以後你再這樣我就切你的小雞雞,還有哪裏那幺髒,這幺弄你也不怕不衛生啊,以後你別想,老老實實給我念書去,別再打什幺歪主意。」      

  我見母親的口氣松了,趕緊說:「媽媽,你這裏一點也不髒啊,只要洗洗就沒事了,反正爸爸不要,你就給我用嘛!你也記得我初一的情況的,那時候就是因爲經常要一個人自己解決學習才那幺差的,你不會以後想我考不上重點高中吧。」      

  在家裏,一卻都是以我考上重點中學爲主要,其它的一卻都得讓路,當初母親就是爲了怕我沒心情學習才肯配合我的,現在這把尚方寶劍又給我拿了出來。      

  果然尚方寶劍母親的效果非常理想,母親不說話了。

  過了半響,終于和我約法叁章:      

  一、以後插屁眼可以,但要等母親清潔完了才能插進去,完了我也要去清潔。      

  二、不許碰前面我生出來的地方,也就是母親的陰道了,母親面薄不好意思說出來。更不能打那裏的主意。      

  叁、每天不能次數太多,免得傷身。      

  我一口答應完,第一條沒什幺,第二第叁就有問題了,偉人說了,具體問題具體解決。媽媽的小淫穴我還沒試過了,怎幺可能放過?      

  第叁條嗎,我沒過瘾不下來就行了,難道母親還能不怕吵醒別人弄我下來嗎?      

  就像現在這樣,我的肉棒休息這幺久又硬了起來了。      

  母親在我的身下當然感覺的到了,她掙紮著不想讓我插進去,屁股扭來扭去的,但把我的小弟弟惹的更是火了,嘿嘿,這可是你自己找的。我用力抱著母親,「媽,再給我來一次好嗎?」      

  母親想拒絕,「剛剛跟你說的你都忘了?太多了對身體不好,會影響學習的,而且我還沒洗過,髒啊。」我貼著母親的耳朵邊說道:「媽,現在是假期,沒關系的了,再說,剛剛我都插進去了,現在再進去一次也沒分別的,我知道你現在還痛,但我實在是想要,讓我再插一次吧,今晚最後一次,好嗎,好媽媽。」      

  母親沒辦法,只有答應了,「記住,完了就下來給睡覺。」      

  我立刻握住肉棒,對準母親那還沾著堵堵血迹的菊花蕾搗了進去。

  母親悶哼了一聲,「輕點。」      

  但我已經進去一半了,再用力,另一半也進去了。不用再擔心母親的反抗,我安心的享受了起來,雙手更是忙個不停,除了母親的小淫穴外,其它地方我都摸遍了。      

  突然,由于我太用力了,一不小心把母親盤在頭上的頭發給碰散了。我理了理母親的黑發,長長的黑發散披在雪白的肩膀上,順著我的節奏一上一下的動著。      

  好美好性感了,忍不住,我急忙再插多幾下,瀉了。      

  今晚母親的直腸都幾乎成了我的尿壺了,哈哈,得償所願,真是爽。母親在我下來後起床拿了條濕毛巾替我擦幹淨了肉棒,然後偷偷的跑去洗澡了,爲什幺,還用說嗎。今晚真爽。


(五)      

  第二天起床,母親就守在門口等同事路過時托人向單位請假。爲什幺?看她走路一拐一拐就知道了,父親還以爲是自己昨晚的功勞,還有點沾沾自喜的樣子,其實是我,他的兒子做的好事。      

  看著母親一拐一拐的走路,我的肉棒又隱隱發漲了,著父親沒注意的時候,偷偷摸了一下母親渾圓的屁股,手指還在那昨晚剛剛開完苞的屁眼中戳了一下,母親反手「啪」的打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但眼中沒有怒色,倒像是情人之間責怪。      

  父親聽到聲音問媽媽:「怎幺了?」

  母親回答道:「有蚊子。」      

  「哦,對了,等一下我要出去走走,隨便去朋友家坐坐,大概晚上再回來,中午你們不用等我吃飯了。」      

  我聽了父親的話大喜,「爸,再給我點錢等一下我出去玩,放假了讓我輕松輕松吧。」      

  父親第給我5塊錢,「玩歸玩,別把功課拉下了啊。」

  「還有哥的一份呢?」我再伸出另外一只手。      

  「臭小子,還蠻有兄弟心的。」      

  父親再掏出了5塊錢給我,那時候物價便宜,5塊是個不小的數目了,夠我玩上大半天的。一個遊戲機的幣才2毛,當然,除了我,哥哥是不能從父親這裏掏到那幺多的錢的,誰叫我是家裏的寶呢。      

  母親在旁邊看著我,一臉寵愛的表情,「你這孩子,剛放假就知道玩,也不休息休息,當心累壞了。」嘿嘿,母親那裏知道我心裏的打算,既然你怕我累壞了,那今天我就在家「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等了一下父親走了,哥哥這時候也起床了,我遞給哥哥,「那,是老爸給的,今天去玩的錢。」      

  哥哥接過錢,叁兩口就把飯吃完,「媽,我們出去玩了。」

  母親應了一聲,「知道了。」      

  哥哥一把拉住我,「走,再去玩幾盤。」      

  哥拉上我就往外走,到了門口我停了下來,「哥,我這5塊也給你去玩吧,我今天想去同學那裏,不用花錢的。」      

  哥聽了,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真的不想去嗎?」      

  「對,還有,等一下媽中午會出去,午飯就要自己解決了,我在同學家裏吃。」      

  哥大喜過望,中午不用回來,可以在遊戲廳泡上一整天了。立刻放開我的手,一溜煙的往遊戲廳跑。哈,遊戲機有什幺好玩,我有比遊戲機好玩上百倍的東西呢。      

  進了門,我把門反鎖上,立刻脫光所有衣服,光溜溜的挺著大肉棒往廚房去找母親。這時候她一定在洗碗,我看到母親的身子向前微傾,這樣臀部更顯的突出。      

  我有後面一把抱著母親,在她的耳邊大喊道:「媽!」

  肉棒更緊緊的貼上了我昨晚才剛開苞的小菊花。      

  母親給我嚇了一跳,差點把手裏的碗掉下,半響才回過神來問我:「怎幺不是和你哥出去玩了嗎?是不是他欺負你?」      

  「媽,你剛剛不是說怕我累壞了嗎?讓我好好休息休息啊,今天我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說到休息這兩個字我故意加重語氣,同時用力用肉棒在母親的臀溝裏大力的摩擦了幾下。      

  這時候母親才發現我的異狀,同時發現我全身光溜溜的,臉紅了起來:「別,別這樣。」      

  「媽,我想要嘛。」我的肉棒在母親的臀溝裏不停的摩擦著。      

  母親說:「不要啊,昨晚你做完,到現在我還痛著呢,今天不要好嗎。」      

  我松開了母親,「媽,你看看,現在我的小弟弟多難受,給我吧。」      

  母親回過頭,看到我殺氣騰騰的小弟弟敲的半天高,又急忙轉過頭去,臉紅的象塊紅布一樣,我再用肉棒戳著母親的臀肉,讓她感受我肉棒的硬度。      

  「媽你的臀部真棒!」      

  這一刺,居然有小半個龜頭陷進母親的臀肉裏,母親明顯感受到我的肉棒的硬度,更知道我今天是誓不罷休的,歎了口氣,「好吧,但現在不行,等我洗完碗再清潔後再來好嗎?」      

  「不要,你洗你的碗,我做我的吧,這個姿勢我喜歡啊,還有昨晚你才洗過,今天又沒大便,就不用洗了。」      

  我也不再理母親的反應,自己去脫母親的褲子,那時衣服的觀念還不像現在,母親都是穿褲子的。我脫下母親的系褲子的皮帶,稍微一拉,褲子就自己掉到腳部了,再把母親的底褲也扒下,把母親的雙腿微微張開,用力掰開母親的臀肉,露出那昨晚才給我蹂躏過的小菊花。      

  看上去還有點紅通通的,還微微的張開著呢,彷佛是在呼喚我的進去。母親雙手叉在洗玩漕的邊上,屁股向後微挺,閉上了眼睛準備等代我的插入,我握著硬的象鐵似的肉棒,用力一插,再次回到了昨晚開墾的地方。      

  好舒服的感覺,我用力在母親的直腸裏橫沖直撞。母親微微的呻吟了起來,昨晚才給我開苞,連插了叁次,今天還沒好,現在有再給我這幺用力的蹂躏,不痛才怪。      

  「輕點,輕點,好痛啊。」母親低聲的哀求我。      

  但我更覺得興奮,雙手抱的更緊,幾乎把母親的腰給攬斷了,肉棒更加賣力的抽插著,「媽,你的屁股以後是我的,是我一個人專用的,嗚,好舒服啊,媽媽,我愛你……」      

  操了母親的屁股良久,我終于有在母親的屁眼裏爆發了,一股濃濃的精液在母親的直腸深出噴了出來。      

  但我還是沒感到滿足,把頭枕在母親的肩膀上,半硬的肉棒還留在母親的屁股裏,讓它自己出來吧,我是不會把它拔出來的。      

  母親對我的舉動感到很無奈,「乖,先等媽媽把碗洗好再陪你好嗎,先去床上躺一會。」      

  母親知道我是不會一次就罷休的。

  「媽,讓我陪你洗碗吧。」      

  我就這樣抱著母親,看著她心不在焉的洗碗,手不時在她的身上遊動。      

  母親終于把玩洗完了,她就著洗碗池的水龍頭洗幹淨手,對我說:「好了,現在你還想怎幺做?」      

  「媽我們到床上去吧。」我就這樣貼著母親,兩個人想連體人一樣走到床邊,「媽,把上衣也脫了吧。」      

  母親無言的照做了,一般我不要求母親是盡量少脫的,大概是作爲母親的最後尊嚴吧。

  「媽,像小狗那樣的趴著好嗎?」      

  母親回過頭白了我一眼,照做了。雙手交叉疊在一起,頭枕在雙手上,雙腿彎曲跪著,貔虎的老高。      

  哇,母親狗趴試的樣子好迷人啊,圓圓白白的屁股翹的高高的,紅紅沖血的菊花蕾流著我剛剛射在裏面濃濃白白的精液,那迷人的小淫穴尤抱琵琶半遮臉的顯現在我的眼前,頓時我全身的血液都往肉棒沖。      

  我跪在母親的屁股後面,用手慢慢的撫摩著那滑滑的皮膚,把整個屁股都摸遍了,在摸到母親的大腿上,但那生我的桃源聖地沒摸,因爲我還記得跟母親的約定,這是我跟她的最後界限,摸了母親一定翻臉。      

  我調準位置,對準母親的小菊花用力一挺,開始了今天的第二次肛交。母親悶哼了一聲,身子往前沖了一下,但馬上又自己往回遞,我懷著對母親無比的熱愛開始用力挺動著。      

  這次母親的肛門由于疼痛,不自覺的收縮和擴張。我剛開始還不適應,給我帶很大麻煩,但慢慢掌握了節奏,縮的時候拔出來,張的時候挺進去,越來我越興奮,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大,有時候抽出來時只剩一個龜頭還夾在母親的屁眼裏,再整根往裏插進去。      

  母親隨著我的動作加大痛苦也加大,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來。我也更加興奮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抓著母親的屁股,手指因爲太用力而發白。      

  大概插了半個小時左右,我終于忍不住要射了,連忙加快抽插了幾下,用力往母親的屁眼裏一挺,整根插進去,肉棒在母親的屁眼一陣激烈的顫抖,射了出來。      

  這時我全身無力的往母親身上壓去,把母親的身體壓平,變成了我趴在她的背上,但我的小弟弟還是沒舍得拔出來,半軟半硬的留在母親的屁眼裏。      

  母親歇了半響,推了我一下,「快中午了,我要起來做午飯了,你哥就要回來了,快整理一下。」      

  「媽,你放心了,哥哥今天是不會回來的了。」我得意的對母親說。

  「爲什幺?」      

  「我把爸爸給的錢都給哥哥了,他今天會在外面吃的,我對他說今天中午你出門,不會做午飯的,所以今天你都是我的了。」說完我更加用力的抱著母親,腦袋在母親的背上輕輕的擦著。      

  「你這小子……」母親知道今天又要給我折磨一整天了,「以後不許那幺用力,我的身體都快給你撞成兩半了。」      

  我聽到母親的話後,小弟弟有立刻有了反應,蠢蠢欲動了,再接再厲,今天母親一整天都是我的了。

国产精品熟女Av